官方微信

網貸點評網

【專欄】專訪朱嘉明:區塊鏈和貨幣多元化的時代正在到來

yueyue 2019-4-29 13:41459

    1984年,朱嘉明、黃江南等人在浙江省德清縣莫干山發起了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這次會議被稱作“經濟改革思想史的開創性事件”,是青年經濟工作者“第一次集體發聲”,影響深遠,史稱“莫干山會議”[1] 。

    其后,朱嘉明先后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維也納大學、臺灣大學求學、任教,不僅保持著對經濟學的關注,還能筆耕不輟,出版了多部專著。

    在經濟學中,朱嘉明對貨幣尤為關注,他認為在經濟史上,貨幣經濟是經濟活動、經濟組織、經濟制度的基礎,貨幣經濟支撐市場經濟和所有實體經濟部門的運行。在接受零壹財經·Binary專訪時,他提出,貨幣的本質是信任,現代國家與政府所發行的法幣,也不可能違背“貨幣發行,基于信任”的前提。

    他將中國貨幣經濟分為“金屬/傳統貨幣”與“信用/現代貨幣”兩個階段,前者涵蓋春秋戰國以來的兩千年,以銅錢為主體貨幣,經歷了以白銀、銀銅錢復本位,以及以銀元為法定貨幣四個階段,至1933年國民政府“廢兩改元”(指廢除銀兩,發行銀元),確立銀本位結束。他進一步解釋,在中國,政府壟斷鑄幣權不過是抗日戰爭之前的事。到了1935年, 發行法幣,開啟了中國現代貨幣的歷史。

    在他看來,2008年出現的區塊鏈與數字貨幣,顯現了以政府發行法幣貨幣,法幣壟斷貨幣體系的時代發生轉型,貨幣體系出現了回歸“多元化”的可能性。基于這樣的認知,近一兩年,朱嘉明組建了數字資產研究院(CIDA),發起區塊鏈數學會議、區塊鏈經濟學會議(籌備中)等多個國際峰會,不斷為區塊鏈發聲。

    他認為,未來數字貨幣將與法幣長期共存。關于比特幣,他提出,它沒有替代國家貨幣的使命,不應該賦予它本身并不存在的意義,它的開源本質也決定了它不會成為未來世界的唯一貨幣。

    受訪者|朱嘉明

    提問者|零壹財經·Bianry

    問答

    關于貨幣

    零壹財經·Binary:能簡單介紹一下您心中貨幣經濟史方面的經典著作和您的認識嗎?

    朱嘉明:中國對于斷代的貨幣研究成果很多,也有學者研究貨幣經濟通史,但是一般寫到二十世紀上半葉,代表著作至少有張家驤先生1925年出版的《中華幣制史》和彭信威先生1954年出版的《中國貨幣史》。

    貨幣原來就該是自由的。就中國而言,中國的貨幣壟斷歷史相當短,到1935年才完成了壟斷。1935年之前,中國的貨幣制度是相對自由的。歷史上有一種很有影響力的說法,將中國歷史的落后歸結于那種自由貨幣狀態。但我不這樣認為。中國數千年的經濟得以演變和維系,恰恰是因為這種自由的貨幣狀態。這也是我為什么支持貨幣從自由到壟斷,再回歸自由,至少多元化的原因。

    中國的自由貨幣傳統是歷史上最悠久而且是維持時間最長的。1933年之前,中國貨幣體系以白銀為主;從1933年開始,中國開始“廢兩改元”,正式發行以銀元為單位的貨幣,就像“袁大頭”一樣。在中國,“廢兩改元”從清朝末年就開始,一直到1933年最終完成。這相當于是中國政府第一次正式介入貨幣領域。

    零壹財經·Binary:有人認為貨幣本身是沒有價值的,貨幣的價值來自于其背后錨定的國家信用。您認為比特幣的價值來自于哪?它錨定的是什么?是灰色經濟?還是優質區塊鏈項目的價值?

    朱嘉明:貨幣的本質就是信任。這種信任不取決于它的發行方是國家還是個人。國家介入貨幣的歷史在全世界范圍內也才幾百年而已,可以說是從英國英格蘭銀行成立之后的事情。在人類歷史上,曾經存在任何個人、社區和經濟實體都可以發行貨幣的歷史階段,期間并不需要儲備,也不需要錨定。

    今天人們以為的貨幣,在人類貨幣歷史上只是很短暫的一段,多則三四百年,少則一百來年而已。在政府介入貨幣體系之前,個人和單位都是可以發幣的。至于你發的幣有沒有人愿意問津,那是另一個問題。因為經典意義上的貨幣的本質是信任,所以不需要儲備,也不需要錨定物,更不需要政府主導、國家機器強化。現在國家需要通過包括央行和相關法律的強化來保證民眾對法幣的信任,是特定歷史階段的特定現象。進一步,貨幣不一定需要交易,沒有實現交易的貨幣不一定不再是貨幣。

    現在很多人對貨幣的認知和理解,是被個人經驗所束縛。人們都理所當然地認為,貨幣就應該像今天的人民幣、美元、日元和歐元一樣,貨幣是國家發行的,貨幣必須有國家主權因素。其實,貨幣歷史與人們的經驗差距很大。例如,從19世紀晚期直到抗日戰爭,在上海灘,任何一家外資銀行都可以發行貨幣,當時至少存在幾十種貨幣。在整個中國抗戰期間,支撐國民經濟的貨幣,除了法幣之外,還有其他主要貨幣,包括抗日根據地的貨幣,加在一起,至少也有五、六種之多。

    當然,貨幣主權概念是很重要的。但是,原本的貨幣主權在民間,而非國家。美聯儲之前是私人的,和政府沒有太大關系。時至今日,美聯儲的股權還有很大一部分在私人手中。英格蘭銀行曾經是典型的私人銀行。這些歷史現在很多人都不夠了解,需要某種歷史知識的掃盲,不然很容易陷入認知困境。

    美元是一個事實上的世界貨幣。但是,美元不是簡單地由于美國國家信用和國家力量將其推到現在的狀態,而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是一個全世界逐漸接受的過程。進一步說,美元演進的歷史和人民幣大不一樣。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時候,美元還是由美聯儲的幾個大區共同簽署的。當時美國就有新英格蘭地區的美元、加州地區的美元等,長得都一樣,但是簽字的人不一樣。我的一個朋友,姓氏是Morss,他的爺爺就是當時新英格蘭美元的簽署人。在他們家的墻上,掛有他爺爺簽署的美元,算作一種歷史榮耀。也就是說,美元是曾經是多樣化的。現在人們太容易以自己對人民幣或者其他主權貨幣的經驗來想象貨幣原本的多元化和多樣化情景。

    為什么我會支持比特幣和區塊鏈這件事,就是證明貨幣具有恢復到其原本的狀態的技術手段和可能性。這也是哈耶克的理想。在當代世界,國家和政府完全壟斷貨幣,就相當于政府控制財富的源泉。當政府愿意增發貨幣,導致通貨膨脹、財富縮水,民眾基本沒有很好的方式阻止。

    這幾年,愛沙尼亞數字貨幣業已成了氣候,至少是因為它了提供貨幣自由化的制度保障。從北歐到波羅的海國家,都有海盜傳統,不要低估海盜文化對歷史的積極和正面貢獻。

    貨幣史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凱恩斯認為,如果對貨幣重新研究,會改變人們對歷史的整個看法。但是,他終生都沒有實現自己的愿望。

    關于區塊鏈與數字貨幣

    零壹財經·Binary:您是什么時候開始了解區塊鏈的?

    朱嘉明:在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發表幾個月之后,我就看到了。當時,我還是更多地將它當作一次社會實驗、一種新的思想,沒有將它真得變成我的行動。直到2009年的暑假,因為要給學生上課,我才細致地了解了區塊鏈,發現它比較符合我關于貨幣從壟斷到自由的思想。因為貨幣本來就該是競爭的、非國家化的,這也是哈耶克的核心思想。

    零壹財經·Binary:你如何看待像JP Morgan這些公司發行的數字貨幣?

    朱嘉明:這是一種回歸。現在愈來愈多的民眾,特別是年輕人,正在以用各種辦法來回歸,所以我說它開啟了“great transformation”,即“大轉型”。在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貨幣領域,即使存在政府日益強化的監督和規范,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貨幣還是在不斷擴大其影響力,開始形成一批基于加密數字和比特幣群體。當然,人們正逐漸尋求和政府的compromise,也就是所謂的妥協,使新生事物得以在現有法規體系中存活。

    至于穩定幣三個字,它獲得了很多人的關注,但是,任何一種單獨的貨幣都難以承擔穩定幣的功能。也就是說,世界上從來不存在單一形態的穩定幣,所以,不應該追求一種貨幣的穩定化,應該追求的是穩定貨幣“體系”。現在,很多概念被嚴重誤解,甚至曲解,需要全方位解讀。例如,大家都在講“科學”,但是,并不存在“科學”的終極的定義和解釋。因為,科學實在是高度動態的人類活動。任何一個名詞都無法涵蓋它迅速演變的內涵。

    零壹財經·Binary:那么您認為,摩根幣為什么需要與美元掛鉤?

    朱嘉明:摩根幣所傳遞的信息是:錨定主權貨幣,和當前貨幣當局形成一個合作關系,使自己得以存活。

    現在,借助美元的信用,提出相對穩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和傳統貨幣模式,至少具有宣傳意義。摩根幣的意義是,越來越多的機構發行數字貨幣的時代已經開始。一個法幣和非數字貨幣的平行世界已經形成,后者會迅速發育成長,甚至會發生膨脹。

    所以,未來會有兩大類四種形態的貨幣:第一類,政府的法定貨幣,又可以分為非數字和數字型法定貨幣。法定貨幣不會全部轉變為數字型的,而會是一種并存的狀態。第二類,非法定數字貨幣,又會出現中心化的非法定數字貨幣和非中心化的非法定數字貨幣,前者指IBM、Facebook、JP Morgan等發行的數字貨幣,后者指包括比特幣在內的數千種數字貨幣。這已經構成了一個非常多元化的圖景,并且會迅速發育。

    零壹財經·Binary:中國會出現非法定或非主權的數字貨幣嗎?

    朱嘉明:中國現在沒有可能。但在,在世界范圍內,非法定和非法權的數字貨幣已經風起云涌了。不過,中國允許不流通的token已經是一種變型。

    沒有哪一種貨幣能夠在未來的貨幣金融體系處于絕對壟斷地位,這個時代到來了。在世紀范圍內,貨幣當局想把所有“異類”都消滅掉,已經不可能了。

    關于比特幣

    零壹財經·Binary:您覺得比特幣是一種貨幣嗎?還是帶有增值屬性的資產?

    朱嘉明:比特幣是一種貨幣,一種特定的貨幣,因為比特幣具備了貨幣的基本功能。美國政府之所以不定義比特幣是貨幣,而把它當作一種資產,是有利于對比特幣交易進行征稅,避免被卷入到“什么是貨幣”這樣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里。貨幣也是增值的:貨幣會派生利息,利息導致貨幣增值。

    需要明確的是,在漫長的貨幣歷史中,相當多的貨幣并不需要儲備。在金本位時代,黃金即是貨幣,也是“儲備”。在布林頓森林會議之前,世界各國的貨幣之間也沒有一套簡單的規則和標準。貨幣,就是credit。大家交易需要一個工具,這個工具就是“信任”。“信任”表現的形式就是貨幣。黃金和白銀當初成為貨幣,是因為它們屬于貴金屬,相對很稀有;巧克力為什么不能成為貨幣,因為它在陽光下很快融化。

    貨幣沒有那么神圣,只是大家現在對貨幣都還不夠理解。我今天反復說的一個關鍵意思就是:自2008年之后,因為比特幣和區塊鏈的產生,人類現在用另外一種辦法回歸。這種回歸,是在如今八十億人口中,人們之間難以相互信任,唯有依賴政府,而政府如果在失信于民的情況下,需要一種支撐信任的工具。這一工具現在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是區塊鏈。區塊鏈能夠重新建立在各行其是的基礎上的信任機制。

    零壹財經·Binary:那么您認為比特幣有可能取代美元嗎?

    朱嘉明:我不太愿意回答這類問題。在我看來,法定貨幣和非法定數字貨幣,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將會平行存在。

    在2008年之前,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平行系統的一側(指非法定數字貨幣)是非常弱的,但現在成長很快,而且越來越多樣化。

    在多樣化的過程中,IBM、JP Morgan、Facebook都是多樣化的新因素。它產生了一種與比特幣基于同樣技術基礎的,但是中心化的非法定和非主權數字貨幣體系。

    這就如同匯豐銀行發行的貨幣一樣。現在,匯豐銀行是在中央銀行控制下發行的港幣。香港回歸前夕,按照基本法,匯豐銀行、渣打銀行才劃歸到中國的中央銀行的控制系統。但是,歷史上并不是這樣,匯豐銀行具有發行自主權,不受行政力量約束。民眾愿不愿意買或者使用匯豐銀行的港幣,取決于民眾對匯豐銀行的信賴程度。

    零壹財經·Binary:如何看待2018年比特幣和其他主流幣的大跌,以及當時聲稱錨定美元的USDT的堅挺?大家信任的是USDT使用的區塊鏈技術還是它背后的美元?

    朱嘉明:這不是一個非得在A和B中做選擇的問題。只是在去年的加密數字市場行情下,相對其他非法定加密數字貨幣,人們更相信USDT更具穩定性。在這種情況下,才導致很多人愿意持有這一貨幣。

    但是,USDT畢竟沒有得到官方認可,難以維持和美元的1:1兌換關系。其實USDT是這樣一種情況:一個機構發行了一種貨幣,并宣稱錨定美元,而政府也沒有否定你錨定美元,就是這樣。

    零壹財經·Binary:您認為比特幣存在通貨膨脹的可能性嗎?

    朱嘉明:不存在通貨膨脹。即使是分叉,也不會導致通貨膨脹。分叉,不能導致總價值的上升,這已經被比特幣的歷史證明。這是大家通常用法幣理解比特幣最容易存在的一個誤解。

    零壹財經·Binary:您認為加密貨幣世界是否存在獨立的經濟周期?還是這周期與現實經濟世界息息相關?

    朱嘉明:沒有明顯的周期。嚴格地說,加密數字貨幣的周期和現在的經濟周期關系不大。主要原因是現在加密數字貨幣的規模還很小,持有比特幣和挖取比特幣的只是少數人,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對傳統經濟滲透率很低。但是,不等于說未來對經濟周期沒有影響。

    比特幣最值得重視的是:第一,比特幣派生出歷史上百上千的其他加密數字貨幣,構成“群體”;第二,擁有比特幣最大話語權的個人或者團體,也不敢違背比特幣的規則。若是敢于違背,可能就是同歸于盡的結局,而且這些人沒辦法形成事實上的大多數。這就是比特幣的魅力;第三,越來越多的”X、Y、Z”的年輕人天生接受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他們代表未來。

    零壹財經·Binary:存不存在一種可能:各國政府聯合絞殺比特幣,占據超過比特幣世界51%以上的算力?

    朱嘉明:沒有可能性,各國難以達成共識。比特幣網絡的算力存在于云端,比特幣還是按照既定時間產出,維系著比特幣的生命力。挖比特幣難度的提升,其實是比特幣價值穩定的關鍵。加入挖礦的算力越多,挖出比特幣的難度反而會越大。對比特幣的未來,還有足夠的時間觀察。無論如何,比特幣是21世紀的人類最精彩和最智慧的發明、創新。

    注:2012年,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重啟“新莫干山會”,每年舉辦,持續至今。
0

我要評論

136期双色球历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