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網貸點評網

1.3萬億專項債供給來襲 地方政府債發行迎來“第二春”

yueyue 2019-6-12 14:03157

  據截至6月11日的數據,共有65只債券等待在6月12-18日期間發行,總規模達到2908億元。


  在經歷了今年一季度的天量發行后,地方政府債正在迎來年度第二次發行高峰。


  “地方政府債發行正在提速。”6月11日,一位股份行河南分行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直觀感受有兩點,一是時間加快,6月14日要發2019年第四批地方債,金額515億元,距離第三批地方債發行時間不到一個月;二是額度增加,這次發行規模,較上期增加372億元,增幅260%。”


  數據顯示,今年6月1-11日期間,市場共發行地方政府債38只,總規模為1557億元,已達到5月份發行量的一半;更重要的是,將在6月12-18日期間發行的地方政府債,高達2900億元。


  在地方債供給中,專項債是其中的主力。


  “截至5月底,今年已發行1.94萬億地方債。其中,新增一般債發行約7005.6億,發行進度達到75.3%,新增專項債發行8726.3億,進度也達到40.6%。”6月11日,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就意味著年內新增一般債和新增專項債發行額還分別剩余約2300億和1.28萬億,“此外,今年前5個月共發行置換債券和再融資債券約3700億,我們預計,年內還將發行1.4萬億左右”。


  4月30日,財政部下發文件要求,“爭取在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債券發行”; 6月1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對外發布《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允許將專項債券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


  這意味著,約1.3萬億專項債將在6-9月期間推向市場,債市供給壓力來襲;同時,部分專項債資金用于補充重大項目資本金并撬動更多債務性資金后,基建發力加速亦將對債市產生利空。


  6月地方債發行或達7000億


  今年一季度,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1.4萬億元。相較于去年一季度2195億元的發債規模,今年同期發債量增長了約5.4倍。


  這一提速的發行節奏源于,國務院提前下達部分新增債務限額1.39萬億元,其中新增一般債務限額5800億元、新增專項債務限額8100億元;同時,2019年1月份財政部通過窗口指導,確定地方債投標區間為同期限國債收益率上浮25BP-40BP,大大調動了商業銀行的配置動力。


  4-5月份,地方政府債發行節奏回歸常態,單月發行量分別錄得2067億元和3043億元。進入6月,發行節奏開始加快,不過全月將呈現前低后高的態勢。


  數據顯示,截至6月11日,6月份地方政府債的發行量為38只,總規模為1557億元;但據截至6月11日的數據,共有65只債券等待在6月12-18日期間發行,總規模達到2908億元。這意味著,至6月18日,6月份地方債的發行量即有望達到約4500億元。


  “我們判斷,今年前三個季度地方債發行規模相差不會太大。”王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考慮到四、五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偏低,6月發行量或將顯著增加,有望達到7000億左右,“這將比5月大幅增長一倍以上,并超過此前3月份的年內高點。”


  “在發行利率方面,我們預計伴隨國債收益率震蕩下行,地方債發行成本有望進一步下降。在此后的7-9月,為保證地方債今年發行進度,月均發行規模將保持在5000至6000億元左右。”王青表示,隨著6月地方債發行高峰來臨,央行或將適時加大7天期逆回購操作力度,平抑市場資金利率波動幅度。


  基建類專項債占比有望提升


  “當前專項債對接的大部分為棚改和土地儲備項目,2018年新增專項債中的收費公路、軌道交通等基建項目占比僅為7.6%;今年1-5月發行的8598億元新增專項債中,以上基建相關項目占比降至5.2%。”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副總監張伊君表示,在年內還將發行的1.3萬億新增專項債中,對接基建項目的發行占比有望提升,從而帶動更多基建項目獲得資本金支持,“預計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回升至兩位數。”


  江海證券固收分析師屈慶認為,符合條件的專項債用于補充資本金將帶來新增基建投資2900-8900億元左右,相較去年基建投資增速,預計新增投資將拉動基建增速2-5個百分點;如果未來進一步加大專項債對重大項目的扶持比例,基建投資增速還將繼續提升。


  在他看來,近期股市超跌反彈,股債蹺蹺板效應顯現,市場偏好回升導致債市承壓,債市交投清淡。短期來看,債市的擾動因素在于股市和及基建發力預期,長期來看,債市進入政策觀察期,市場需要關注同業存單增信是否能有效緩解中小銀行的融資難問題。整體而言,預計后續債券利率以震蕩上行為主,建議謹慎操作。


  國泰君安固收研究團隊認為,利率債市場將從前期的“利多不漲”或者“利空小漲”的階段,進入“利空出現”的調整階段。從債券來看,面臨的邏輯比較接近于2019年早前的調整,即核心的邏輯是對于經濟企穩、貨幣政策收緊的擔憂。


  不過,該團隊認為,從幅度來看,由于政策仍然屬于有限對沖,對于經濟的樂觀程度很難超過第一季度,貨幣政策難以顯性寬松,但也缺乏收緊理由,目前大類資產的風口肯定不在債市,但是相對于今年上半年較大的兩波調整而言,經濟企穩和貨幣收緊的擔憂程度是下降的,調整幅度可能有限。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0

我要評論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136期双色球历史走势图